新西兰服务器

俄侵乌 英国制裁 清理亲俄金主集中不明巨资喷涌的伦敦格勒

伦敦著名金融中心的白厅宫(Whitehall Court),又称怀特霍尔宫是由两个单独的建筑物组成的一栋连续的建筑物,它距离特权象征的西敏寺仅有一箭之遥该建筑是维多利亚时代伦敦的象征。其雄伟的立面俯瞰泰晤士河,旅游照片和历史书籍都是以它为特色。 白厅宫确实有过辉煌的时刻。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它曾是现在军情六处的始祖——秘密情报局的总部。 

白厅宫,这建筑也有它著名的居民。 其中包括乔治·伯纳德·肖、H.G.威尔斯、威廉·格莱斯顿、基奇纳勋爵和俄罗斯大公迈克尔·亚历山德罗维奇(也就是曾经为沙皇皇位继承人之一的亚历山大)。 之后,许多俄罗斯名人富豪都效仿他,安营扎寨在白厅宫里经营投资事业,此次乌克兰危机就凸显了他们在伦敦的庞大投资。 

据报道,普京的前副总理伊戈尔.舒瓦洛夫在白厅宫建筑里拥有两套公寓。 据媒体报道,他以一家公司的名义与妻子一起经营,价值超过 1100 万英镑。一名舒瓦洛夫的发言人证明指出, “关于他的财产的信息已包含在他的官方声明中,他在进入公共服务之前是一名商人的事实,这是众所周知的。” 

英国首都伦敦的某些地区造型就类似于俄罗斯的小城镇,以至于有人称它为“伦敦格勒«Londongrad»”(对照列宁格勒)。 中东国家的富豪们就特别喜欢在如骑士桥( Knightsbridge ) 和贝尔格莱维亚地区(Belgravia)这类型街区投资 。 

例如,首先,与俄罗斯政权和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Gazprom, 关系密切的乌克兰亿万富翁德米特罗·菲尔塔什(Dmytro Firtash)以 5300 万英镑的价格从英国国防部购买了废弃的布朗普顿路 Brompton Road 的地铁站,旨在将其改造成一个整体的住房区。 

第二个例子是俄罗斯名人充斥的,被昵称为“红场” 的贝尔格雷夫广场。2013 年被发现死亡死亡在家中的 俄罗斯寡人物头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i)在这里也拥有一个住所。 我们还可以继续举例,例如肯辛顿宫花园,它也正是位于英国威廉王子和他的妻子凯特住所的后面;这里被誉为伦敦最贵,甚至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大道,因此被称为“亿万富翁巷道”。 

它有十几个大使馆和外交官邸——包括了法国大使馆和外交官邸——但也拥有许多巨额财富,特别是来自前苏联。 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i)在那儿有两套公寓,但也有出生在苏联乌克兰的美英寡头莱恩·布拉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他被评为 2015 年的英国首富。或者来自切尔西的足球俱乐部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等人都在那里有自己的住宅。根据最新证实,阿布拉莫维奇将出售切尔西俱乐部,并将出售获得的“净收益”将用于资助乌克兰战争的“所有受害者”。 

由此可见,俄罗斯财团及富豪在那里所积聚的人间财富资金之巨大。 

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声称已经确定了价值 15 亿英镑(18 亿欧元)的相关财富,这些财富是由被指控腐败或与克里姆林宫有关的俄罗斯人利用俄罗斯可疑资金购买下来的,他们都被盯上,可能被列为制裁的财富对象。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一半以上的公司将被那些位于依赖英国王室的避税天堂的幌子公司收购,例如维尔京群岛或马恩岛。 这些房产集团中约有四分之一的将投资位于著名的西敏特区。 

英国首相约翰逊22日宣布了对这个俄罗斯富豪集中的《伦敦格勒区》的第一次“出手打击”。 他说,其目的是针对那些“支持俄罗斯战争机器的经济利益”。 这些报复措施针对的是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的三位寡头,他们也就是已经受到美国制裁的根纳季·蒂姆琴科、鲍里斯·罗滕贝格和他的侄子伊戈尔·罗滕贝格。 这些俄罗斯寡头在英国的资产将被冻结,他们个人也将被禁止入境,踏入英国的领土。 

这项英国的制裁也包括了那些参与投票,承认顿巴斯为独立共和国的俄罗斯杜马和联邦委员会的成员。另外还有五家俄罗斯中小型的银行,也受到制裁,包括被称为普京“裙带银行”的俄罗斯银行和大量涉足国防领域的俄罗斯Promsvyazbank银行。 

另外,也将加强对俄罗斯的出口管制,特别是对俄罗斯工业必不可少的技术产品。 英国还计划限制俄罗斯在英国金融市场上筹集资金的能力。 

英国政府正继续编列一份更长的亲近克里姆林宫的寡头富豪制裁名单。不过,根据上述这家非政府组织的追踪研究,多年来,英国当局一直受到批评,因他们在面对可疑的俄罗斯资金流动时并不采取行动。对于透明国际组织来说,英国是著名的“全球洗钱中心”。因此追踪结果认为:“清理”俄罗斯在伦敦的财富工作将是困难的。